您的位置 : 剑侠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萌宝成双:总裁爹地狂宠妻

更新时间:2019-04-29 16:47:11

998棋牌 连载中

萌宝成双:总裁爹地狂宠妻

来源:天天云作者:大橘为重分类:言情主角:南上单驿博

热门小说《萌宝成双:总裁爹地狂宠妻》由大橘为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南上单驿博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时隔五年,南上还是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城市。一日,她未曾谋面的未婚夫带着两个双胞胎包子敲开了她的家门。“孩子,你的。”什么?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生了孩子,还一生生俩?她从来命途多舛,所幸有他。无论她是否记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  回头走到床边,在单期南的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下,精致的妆容因为她的嫉妒变得狰狞,“你们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还想跟那个贱女人走?没门,你们既然是我生的,那这辈子就要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走出去将门锁上,迈着款款的步子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云小姐。”轻纱下若隐若现的美妙身体直接撞入老人的眼睛,老人立马垂首,不敢多看一眼,“南小姐她......”

    云倾挥手制止他的话,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待看着老李走出了客厅她才将目光投向南上,眼色森然,“南小姐大驾光临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莲步款款地走到沙发旁坐下,在南上对面坐下,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,看着南上的目光中带着挑衅。

    南上眉头一挑,清冷的嗓音溢出,“你不用跟我装,孩子呢?”

    刚才在外面时她就注意到了上面只有二楼的灯是亮着的,那孩子很有可能就是在二楼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云倾嗤笑一声,葱白的指尖敲打在茶几上,声音拔高,“孩子?南小姐找我的孩子做什么?南小姐也是大户人家的人,就这么喜欢做小三?”

    不痛不痒的话像淬了毒的刀子一样直接打击着南上的自尊心,南上的胸膛重重地起伏着,足足半分钟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卷长的睫毛在她的眸底沉下一片阴影,低首浅笑,“你想多了,我来接孩子只是因为我的未婚夫这样拜托我,至于你——”南上冷哼一声,唇角轻扯,看着云倾的目光如钩,“我跟他的婚约可是单驿博亲自到南家所提,而你又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跟我叫嚣?”

    南上遗传了母亲精致的五官,原本的温婉的气质在军队里早已被磨砺的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英气,尤其是那双眼睛,是淡淡地琥珀色,在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片璀璨。

    而云倾就反而看起来显得有些小家子气,被南上生生地甩出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凭什么?孩子是她辛辛苦苦生下来的,凭什么功劳都要被这个贱女人占了?云倾猛地将茶几上的茶盘打翻在地上,破碎的陶瓷混合着茶水飞溅了满地。

    朱唇轻扬,起身走到南上的近前,看着南上那双美丽地令人嫉妒的眼睛,“你以为驿博是真的喜欢你?他看上的不过是你的家室,你不觉得你的眼睛跟我的眼睛很像?你就是我的一个替代品而已。”

    南上感受到胃部突然出现的痉挛,眼眸紧缩起来,“是么?这些话你等单驿博回来跟他说吧,今天孩子我是要定了。”说话的同时她已经迅速绕过挡在前面的女人,直接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云倾急了,也顾不上形象了,立马追上去,“站住,那是我跟驿博的孩子,你凭什么带他们走?”可惜她今天穿了八厘米的细高跟,踩在陶瓷碎片上险些摔倒,这一耽搁正好给了南上机会。

    而南上步子很快,已经到了二楼,在听到云倾说的话时心里莫名的一震,升起一股悲伤的感觉又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直接从左手边的房间开始搜,第一个不是,第二个,不是。

    第三个,锁着,后退一步,一脚把门踹开。

    “妈咪。”单期上带着哭腔在床上跳下来扑进南上的怀里,南上被这一撞身子险些站不稳,轻轻掂着的右脚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糟了,扭伤更严重了,低头看到小家伙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或青或紫的掐痕,心里泛上一股心疼,向另一边单期南招了招手,“走,接你们回去。”单期南重重地点头,垂着得眸子里有酝酿起蒙蒙湿意。

    云倾追了上来,扒在门框上穿着粗气,看到孩子依赖在南上的怀里,心中的嫉妒和不甘疯狂地涌了上来,眼睛通红,扬着尖锐的指甲朝南上猛地推了过去 ,“你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南上本就是背对着门口,被这一推直接跪在地上,他们站的位置离床很近,眼看着单期上的后脑勺就要磕上床角,她眼疾手快地将孩子捞上来,以一种跪着的姿势将孩子保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弟弟。”单期南着急地跑过来,将单期上拉起来,想到刚才的危险南上就觉得心惊,心里猛地蹿起一股足以燎原的怒火。

    扶着床站起身,直接掐住云倾的脖子将她按在墙上,瞪大的瞳孔里泛着一丝猩红,“别再惹我,懂?”

    云倾被她暴虐的气势吓的怔住,瞪大的眼睛充满了恐惧,像是看见那个男人一样。

    怔怔地点点头,接着被南上猛地甩在地上,眼看着南上带着单期南和单期上离开,镶着钻石的指甲掐进掌心的软肉里,“南上你给我等着。”尖锐的声音细薄如刀,楼下的老李听见这动静摇头叹息着。

    到了家,南上将自己甩在沙发上,精神与身体上的损伤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妈咪,对不起。”单期上蹲在南上的脚边泣不成声,单期南知道这伤是第一次她救他们的时候就留下了的,想到刚才她护着自己弟弟时候的样子,他的喉头泛上一股酸涩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别哭。”她的身体她自己清楚,没什么大事,就是那次事故之后就不能劳累,不能熬夜,“期南,帮我去我卧室的床头柜拿过药箱来。”南上的眉头紧紧地皱着,脚腕已经肿的不成样子,胃部的痉挛让她在沙发上瑟缩着。

    药箱很快就拿过来了,南上撑起身子找了片胃药干咽了下去,单期南默默地收回正准备去拿杯子的小手。

    简单地处理了一下自己扭伤的脚腕,又拿出几片阿司匹林碾碎用水搅了下,让单期上坐到沙发上给他上药。

    毕竟是小孩子,身上留着这么多掐痕不好。

    单期南默默地走进厨房,搬了小凳子在里面捣鼓着,单期上撅着小嘴看着南上近在咫尺的面容,顺滑的短发散落在肩头,细嫩的皮肤白若霜雪,泛着淡淡地樱粉,眉眼如画。

    “妈咪果然像照片里那么漂亮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言小说
  2. 搞笑小说
  3. 都市小说
  4. 现代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